大国工匠 民族栋梁

弘扬传统,求实创新,开拓进取,真诚高效

二十多年以来,公司在努力开拓市场的同时,通过严格的企业管理,在各项工程中以“质量牌”、

“安全”、“诚信牌”叫响了国内市场,并连续三年入选“中国建筑企业500强”。

>
>
应县木塔修缮大计缘何24年难拍板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北营北路12号山西省古建集团大楼

电话: 0351-3188808

传真: 0351-3188878

E-mail: sxgj1995@126.com

手机版

山西省古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SHANXI ANCIENT ARCHITECTURE GROUP

微信公众号

企业文化

  山西省古建筑集团成立于1995年9月22日,是当时全国第一家省级古建筑施工企业,也是国家建设部批准的全国第一家园林古建筑专业承包一级资质的施工企业。

应县木塔修缮大计缘何24年难拍板

浏览量
【摘要】:
世界上现存最高、最古老的纯木结构建筑——应县木塔问世已有近千年,然而这座稀世珍宝却遭遇着前所未有的煎熬:木塔身患重疾,内外交困,却因修缮方案久拖未决而难得救治。24年来,木塔的修缮始终只是一个话题。  塔身扭曲日渐加剧  应县木塔位于山西北部应县境内,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67米高的木塔上下连接没用一颗铁钉,全部架构均由卯榫咬合而成。身重多达7000吨却无地基,尤令人称奇。  文物古建专家告诉记

世界上现存最高、最古老的纯木结构建筑——应县木塔问世已有近千年,然而这座稀世珍宝却遭遇着前所未有的煎熬:木塔身患重疾,内外交困,却因修缮方案久拖未决而难得救治。24年来,木塔的修缮始终只是一个话题。

  塔身扭曲日渐加剧

  应县木塔位于山西北部应县境内,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67米高的木塔上下连接没用一颗铁钉,全部架构均由卯榫咬合而成。身重多达7000吨却无地基,尤令人称奇。

  文物古建专家告诉记者,木塔千年不倒,得益于它的“刚柔并济”。“古塔内有刚性很强的双层套筒式结构,也有富有柔性的斗拱和卯榫的咬合设计。”古建文物专家、原山西省文物局总工程师柴泽俊说,在这座高60余米的佛塔内,竟能找到60多种卯榫咬合、50多种斗拱设计,堪称世界木结构建筑典范。

  然而,上世纪30年代以来,受结构变化、战乱及年代久远等种种因素影响,这座千年木塔出现了塔身扭曲现象,此后日渐加剧。

  柴泽俊分析说,木塔2层到5层窗户上原来都是用“斜撑子”撑起来的,上面抹着泥,用于保护斜撑子不变形和不受风吹日晒。但在30年代,当地和尚把泥拆掉,斜撑子去掉,换成现在的窗户,导致了结构的不稳定性。

  “木塔的情形一年比一年糟糕,肉眼都能看得见。”应县木塔文管所所长马玉江说,塔身已经严重扭曲变形,有几百处残损的地方需要加固,若是遇到地震或狂风后果堪忧。

  随着塔身变形,应县木塔由原先对游客开放到第二层,现在只允许在一层参观。

  修缮成了“烫手山芋”

  记者采访得知,就是这样一件稀世珍宝,其修缮却因种种原因搁浅。

  为保护木塔安全,从1989年起,我国就开始研究应县木塔的保护工作。1991年,国家文物局批准成立“山西省应县木塔维修工程领导组”,木塔大修工程启动。但直到1998年,维修方案仍没有出台。

  2002年6月,全国7位院士和其他30多位专家学者齐聚太原,这次全国性的专家会议基本敲定,对木塔施以“抬升修缮”的方案。当时与会的国家文物局有关领导要求,意见修改后尽快报送国家文物局。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修缮一事再次搁浅。

  “在那次会上,木塔地基及周围地基的勘探、残破情况测量、应力试验、抗风抗震测试等的研究分析结果,都已经非常详细和清楚。”柴泽俊说,2003年,中国文物研究所从山西省文物局手中接管了修缮资料。又是10年过去了,木塔修缮依旧没有消息。

  也许是因为木塔非同一般,它的修缮也就成了“烫手山芋”。

  修缮搁浅 申遗升温

  虽然木塔大修迟迟未能落实,但各方对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一事却很是热衷。目前,应县木塔申遗文本已编制完成并上报国家文物局,2012年11月被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

  据了解,申遗的认定标准中,“原真性”非常重要。当地文物工作者担心,万一修缮留下遗憾,世遗组织专家将对木塔提出质疑。

  “应县木塔申遗本身无可厚非。”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说,应县木塔的历史建筑地位在世界上都是公认的,早就应该有这样一个“名分”。

  但是,应县木塔身患重疾已达20多年,很多专家却以“不能轻易动它”“不敢拍板”等原因搁置修缮,对此,阮仪三认为,中日韩文化部长会议签署的《奈良宣言》就有很多合理保护的建议和例子,只要肯下功夫,资金投入有保障,把应县木塔修缮好应该不成问题。

  阮仪三说,申遗在一些地方被看成是当地政府或相关部门“发财”和“升官”的敲门砖,都想得到这顶“桂冠”,很功利。但旅游经济的发展应该有具体的措施和方法,比如说硬软件是否能跟得上,不能一味依赖门票收入。

  “申遗工作再重要,也不能耽误了实实在在的修缮保护工作。”柴泽俊说,“应县木塔的修缮不能再等。10年前掌握传统工艺的修缮专家和工人多已退休、年迈,若还不去做,再过十年、二十年,这样的技术、科研力量更不好说。”与此同时,其他老专家们也一致呼吁各方应齐心协力,尽快对木塔进行修缮。

  中国古建专家柴泽俊近日表示,世界最古老木塔山西应县木塔是直接矗立在夯实的黄土上的,近千年来承重达7000吨左右,却没有出现下沉现象堪称奇迹。“应县木塔要保护,地基同样是文物也要保护。”他说。

  柴泽俊说,上世纪末,文物部门曾成立应县木塔修缮管理委员会,当时他担任副主任兼总工程师,组织各方面专家对应县木塔进行勘探。当时地质勘探的结果是,应县木塔六七千吨的重量就直接加压在夯实的黄土上,940多年几乎没有下沉的迹象。

  “钢筋混凝土打压的地基寿命不足百年,而应县素土夯实的地基却撑了近千年,坚实而匀称,这跟当地的土质有关,堪称一大奇迹。”柴泽俊说,对于高耸建筑物,沉降是个敏感话题,对地基的匀称性和承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

  据了解,应县木塔所处的中国雁北地区易发生地震,并且在史上曾发生过10多次大地震。据记载,元代大地震时曾连震7日,塔房房舍全部倒塌,只有木塔岿然不动。而且应县也经过多次战火洗礼,尤其在上世纪30年代军阀混战时,200多发子弹和1发炮弹曾打入木塔。(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