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工匠 民族栋梁

弘扬传统,求实创新,开拓进取,真诚高效

二十多年以来,公司在努力开拓市场的同时,通过严格的企业管理,在各项工程中以“质量牌”、

“安全”、“诚信牌”叫响了国内市场,并连续三年入选“中国建筑企业500强”。

>
>
>
《经济半小时》聚焦古建保护 山西:文物大省为何“糟蹋”文物

地址: 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北营北路12号山西省古建集团大楼

电话: 0351-3188808

传真: 0351-3188878

E-mail: sxgj1995@126.com

手机版

山西省古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SHANXI ANCIENT ARCHITECTURE GROUP

微信公众号

企业文化

  山西省古建筑集团成立于1995年9月22日,是当时全国第一家省级古建筑施工企业,也是国家建设部批准的全国第一家园林古建筑专业承包一级资质的施工企业。

《经济半小时》聚焦古建保护 山西:文物大省为何“糟蹋”文物

浏览量
【摘要】:
【古建筑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是厚重历史积淀与文化传承。大火焚烧过后的废墟,拆、盗过后的累累伤痕,不仅是古建的伤痛,更是中华民族的文明之殇。然而珍贵文物摇摇欲坠,迟迟不得修缮,原因在于何处?《经济半小时》记者带您深入山西古建筑失修背后的重重迷雾。】   近年来各地古建频频遭受人为损害,面临败、盗、卖、拆等一系列威胁。古建筑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承载了厚重的历史积淀与文化传承。大火焚烧过后的

【古建筑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是厚重历史积淀与文化传承。大火焚烧过后的废墟,拆、盗过后的累累伤痕,不仅是古建的伤痛,更是中华民族的文明之殇。然而珍贵文物摇摇欲坠,迟迟不得修缮,原因在于何处?《经济半小时》记者带您深入山西古建筑失修背后的重重迷雾。】

 

  近年来各地古建频频遭受人为损害,面临败、盗、卖、拆等一系列威胁。古建筑是祖先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承载了厚重的历史积淀与文化传承。大火焚烧过后的废墟,拆、盗过后的累累伤痕,不仅是古建的伤痛,更是中华民族的文明之殇。山西是古建大省,《经济半小时》记者在过去的十天里,行程上千公里,走访了山西省长治、晋城、临汾、晋中等地,对这些地区的古建筑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一大批珍贵的古建筑,都处于失修的状态,岌岌可危。来看《经济半小时》记者李雪峰来自山西的报道。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坍塌严重 村民:根本没人管过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李雪峰:我现在是在长治市壶关县的秦庄村,那么我身后的这个建筑就是秦庄东岳庙。那么根据文物部门的鉴定,该庙始建于元代,距今已经有六七百年的历史。那么2004年,该庙被定为了山西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那么就这样一个省级的文物保护单位,由于多年的缺乏维护,现在导致了一个面阔五间的大殿,已经坍塌了四间,只剩下一间的屋顶在摇摇欲坠。那么殿内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们一起进去看看。

  记者李雪峰: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这个里面的顶子已经完全坍塌下来了,那么坍塌下来的大梁就已经散落在了地上,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在这些木质大梁上面写着捐资人的名字,还能清晰地能够看到。而且这个大梁上已经布满了虫眼,这些木质已经酥掉了,已经完全地就腐烂了,一捏都成了粉沫状。那么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屋顶坍塌下来以后,这些散落的琉璃已经遍地都是,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琉璃,虽然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但是这个琉璃的色彩还是非常的鲜艳的。那么我们可以看,这些地上的大梁最粗的直径应该得有六七十公分粗,那么就这样粗的一根大梁也已经断裂了。看到此情此景,确实也非常的让人心痛。

 

 

布满虫眼的木质大梁上面写着捐资人姓名

 

  记者:您觉得这个庙跟其它的庙有什么其它不同之处?或者它的价值在什么地方?

  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唐大华:在这一代元代建筑当中,是少有的大面积的大殿,另外整个庙里头,前面还有三个前殿,布局也很奇特,前殿有明代的,有清代的,它整个一座庙是元、明、清三朝的建筑逐渐累积起来的。

  唐大华,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拯救古建公益基金创始人,从2010年至今,他已先后到山西走访20余次,调研山西古建筑近700多处。唐大华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2012年他发现省级文物秦庄东岳庙,由于常年缺乏维护,损毁严重。随即在个人微博上发布了这一消息,呼吁政府尽快抢修维护,可两年多时间过去了。秦庄东岳庙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的维护,受损情况越发严重,大殿仅存的一间屋顶,只靠一架大梁来支撑,随时可能坍塌不保。更令人担心的是,不仅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建如此,就连被列为国家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建也命运堪忧。

  记者:我现在是距秦庄东岳庙100多公里以外的晋城市的泽州县的川底村,我身后的这个建筑就是川底佛堂,2013年川底佛堂被认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那么就这样一个国宝级的建筑,也同样遭受了跟秦庄东岳庙一样的悲惨命运,我们可以看到房顶依然也已经坍塌,那么主体结构仅靠着这样几根木棍在做着支撑,看上去是岌岌可危,命悬一线。

  记者:这个是?

  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唐大华:这是一只斗,这是个拱,还有那个大的,还有那个小的都是拱,都是前檐掉下来的,碰一下,掉下来了。

  记者:这个地方已经漏雪了。

  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唐大华:这儿也下雪了。

  记者:你看这边已经有雪水化下来了,你看,那边的雪水。

  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唐大华:最危险是这儿,因为大梁整个在露天淋雨,这个雪下了以后,恐怕很长时间化不了,这个大梁一旦朽断了,整个屋干,因为抬梁式建筑,就靠这么一层层梁这么抬上去的,这是最底下一层大梁,它一旦要朽断了,整个就掉下来了。

  记者:那种状况就跟咱们去秦庄东岳庙一样的,整个全塌下来了。

  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唐大华:对对,秦庄塌了四间,那是三架梁掉下来了,未必是三架梁都朽断了,可能就是朽断了一架梁,把两边的一下给拽下来。

  记者:那就是说,如果不去及时维护的话,遭受的是跟秦庄东岳庙一样的命运。

  民间古建保护志愿者唐大华:对对,这边比那儿还惨,有可能它里头一间也剩不下,就剩四面墙。

  为了进一步了解川底佛堂维修情况,《经济半小时》记者找到了看护川底佛堂的村民。

  记者:您在这儿生活一辈子了吧?这么多年这个房子就没有人修过吗?

  川底佛堂村民:没修过。好像七几年还是六几年修过。
  这位村民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土改时庙里两厢的房子分给他和另外一家村民居住,正殿归大队使用,是村里的开会场所,后来由于渗漏严重无法维修,所以村里弃之不用,一直废弃到现在。

  川底佛堂村民:想整改,换一个櫕,大队都不来。坏在哪儿大队都没人管整个事儿。后来说这是文物开始重视了,才来看。

  记者:当年文物局知道这个事儿之后有多长时间了,他们就一直没有人管这个事儿。

  川底佛堂村民:6年了。

  记者:6年了。

  川底佛堂村民:以前就没看过。

  记者:这两年有人看了,但还是没有什么动作是吗?

  川底佛堂村民:没有。